建築特色(公共藝術)

建構主軸

都市公園 / URBAN PARK

基地面積完整寬闊,為紓解基地開發後多樣化活動湧現的人與車潮,兼顧避難疏散需求,並提升綠地生態環境的健全品質,故於本場館的週邊配置設計成一座連貫性的景觀綠網系統公園,使環境景觀與本場館自然融合為一體,即使體育場無活動賽事,民眾也會被這裡的自然生態與景觀環境吸引,同時也可以欣賞本場館建築之美。

 

開放式體育場 / OPEN STADIUM

傳統的體育場,都是圍束在一個同心圓之內,處於封閉的空間中舉行賽事,然而本場館朝南的量體,採用世界體育場少見的開放穿透式空間規劃,呈現出迎接民眾進入本場館的親切意象,由於建築的開放,讓體育場空間友善的與外部環境相互交流融合。

 

螺旋連續結構體 / SPIRAL CONTINUUM

螺旋連續式構造在舉世實際已完成的建築案例中,是一種相當罕見的形式,一般而言,方形或圓形的建築物是為了取得結構體之穩定平衡,所以大部分的設計較無法脫離形體的限制,螺旋連續的形體以往雖然不常使用在建築上,但在自然界中卻隨處可見,譬如貝殼之所以會呈現螺旋狀,那是它持續生長的一種證明。但現代科技進步,電腦已可運算出極為複雜的構造,螺旋連續式的結構體,已逐漸能夠被實踐建構完成,本案在建築結構上設計出流暢的三向度曲面構件,使其形體呈現出建築空間與結構造形一體性,清晰完美的表達出本案結構系統獨特之躍動感。

體育場規劃

主場軸向定位

高雄市位在東經120°北緯22°4′,冬季時,太陽位在運行軌道頂點的高度為44.1°,為了避免太陽的直射,造成選手直視太陽的情況而影響比賽,故本田徑場中心軸採用由西北-東南傾斜15°的方位角去進行配置。

 

季風之運用

高雄在夏季吹西南風,冬季吹東北風,且夏季氣溫非常炎熱,因此本案在設計上,特將運動場的南面呈開放形式,藉此充分導入夏季的西南風,對本場館可進行自然換氣行為。另本場館將一樓迴廊及上層看台最上端後方,設計成可通風之高開口率建築量體,如此可藉由外部氣流自然導入觀眾席區,降低看台觀眾席的悶熱並充分改善高溫環境。但另一方面,田徑場區則必須設法將比賽時外部高速風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本案針對體育場的南側開放式入口進行氣流模擬分析,經日本竹中技術研究所測試判定,此開放式設計所形成之氣流環境,可完全符合國際比賽風速之嚴苛規範。

 

觀眾視覺品質

觀眾席設計首要的就是無遮視線及臨場感效果,為確保良好的觀眾視覺品質,最佳的方式就是縮短觀眾席位與田徑場之間的距離。本場館設定觀眾座位的前後排深度為八十五公分,並將看台區分為上下兩層,使上層看台最前方的四排觀眾席向前延伸懸挑於下層觀眾席上方,如此上層看台最後一排觀眾席與田徑場的平面距離,僅為三十八公尺之適當距離,讓上層看台座席之觀賞距離,有效縮短三.五公尺。

本場館於下層觀眾席設置座位約兩萬席,觀眾可藉平緩之南側入口廣場坡道,輕鬆地進入本場館,入場後一樓迴廊層即為下層看台的最上端,由此處向下可進入下層觀眾席。 為使觀眾能視覺無礙的觀看比賽,需針對視線分析評估,進行一系列嚴謹之規劃設計,由於一百米賽跑的終點線是所有徑賽的終點,亦是比賽時所有觀眾的焦點所在,因此,本案依據同類型之田徑場以此處作為觀眾視線分析評估時的重要參考點。田徑場之觀眾視線設計原則,採每隔一排座椅,即可看到全場狀況的要求,達到世界級的運動場館之標準。

結構組成

國家體育場場館的結構主要是由基礎樁筏共構、下部傳統樑柱底座、馬鞍曲面承重牆版、預鑄混凝土看台、上部屋頂鋼構桁架等五大元素所組成。特別的是上層看台與屋頂桁架的巨大構件,是由厚度八十至一百二十公分,內部中空鋼筋混凝土所構成的曲面牆版,外觀像馬鞍的結構體所支撐,其寬度是配合屋頂懸臂桁架的間距等分計算而設定。另藉由安裝於其上的看台支撐SRC斜樑頂端,與馬鞍結構背部二層樓板對應處的兩點,來支撐屋頂鋼構桁架,完整平衡地確保整體結構安全穩定性。

 

上層看台階梯狀觀眾席是以約五米半間隔配置的I型SRC斜樑作為支撐材,由於此樑與其下之馬鞍結構僅藉由兩點連結,為提高其剛性特別設計將混凝土填充在此I型鋼樑的側面,而成為SRC鋼骨鋼筋混凝土結構。至於放置於此斜樑上方即為上層看台,此看台樓版為預鑄混凝土造,配合I型SRC斜樑之跨距形成一單元,並藉由上下重疊之方式形成緊密相連之階梯狀觀眾席。

 

另垂直載重及放射方向的水平側向力,主要以下部底座所採取板狀的框架結構來承受,至於平行圓周方向的水平力,則主要藉由寬度約六米的厚牆,作為剪力牆來發揮阻抗之功能。

 

至於屋頂為長度三十至四十五米的懸臂桁架,形成覆蓋上部觀眾席看台側面及外周的連續構件,具有承受大部份屋頂垂直載重的功能;沿圓周方向約以五米半的間隔進行緊密配置,以確保其承受屋頂垂直載重時整體之剛性;並透過安裝於馬鞍結構上的看台支撐斜樑頂端,與馬鞍結構背部二層樓板對應處的兩點來與主體結構相連結,以確保其本身的安定性。另螺旋鋼管為螺旋狀包覆屋頂懸臂桁架之構材,為呈現本案設計概念之重要結構元素,除了可將地震與強風所產生的水平力傳達到下部結構,同時可對懸臂桁架所可能發生的挫屈行為進行補強,此外,亦具有支撐屋頂太陽光電版的多重功能。

屋頂框架單元

本場館屋頂框架採用「帷幕牆工程」的設計概念,利用電腦3D繪圖技術,將場館曲面狀的屋頂進行解析分割,使整個屋頂曲面由許許多多各種不同偏斜角度與尺寸的四邊型平面組合而成,而這些四邊型平面就是所謂的「屋頂框架單元」,由於曲面是不規則三向度構件,因此分割出來的每個框架單元其尺寸均各不相同,意即全場六千四百八十二個單元,均需個別特製而成。

園區內設置有五件公共藝術作品,集合世界知名藝術家參與創作,展現國家體育場的景觀多樣性及藝術文化氣息外,作品中呈現的人文精神與國際觀更大幅提升場館的整體美學品味與價值。五件作品分別為日本知名建築師伊東豐雄(Toyo Ito)的創作「火焰」、以色列籍亞科夫˙亞剛(Yaacov Agam)所創作「和平溝通的世界」、德國藝術創作者英格斯˙伊第(INGES IDEE)之創作「LET’S GO」、國內藝術家范姜明道之作品「綠動」及國內藝術創作者黎志文所創作「身體文明-技術、韻律、記憶」。

 

「火焰」 創作者:伊東豐雄

「火焰」 創作者:伊東豐雄

不管是開車經過中海路,或是乘坐高雄捷運於R17世運站下車後,沿著中海路前行,位於場館東側入口,與場館成對比色彩的公共藝術品—火焰,總會在第一時間擄獲人們的目光。這座「指標塔—火焰」由伊東豐雄建築師創作,為延續場館的建築精神,以六根建築場館屋頂的鋼管材及面材為主要材料,成螺旋狀向上迴旋延伸至天際。其優美的曲線弧度隨著觀賞角度的變化呈現不同的「力」與「美」,尤其傍晚時分,倒映在南側半月池及東側景觀生態池的美景,令人驚嘆。

 

其實,遠觀「場館」與「火焰」的位置和色彩配置,倒是與台灣節慶盛行的舞龍舞獅表演十分相近,「火焰」像是引導龍、獅前進方向的彩球,而場館的型態也十足像隻飛躍的龍,這種結合台灣在地傳統文化的藝術創作巧思,更增添場館的生命力與活力。

「和平啟示」創作者:亞科夫‧亞剛 Yaacov Agam

「和平啟示」創作者:亞科夫‧亞剛 Yaacov Agam

被譽為世界動力藝術代表性人物的以色列裔法籍藝術大師—亞科夫‧亞剛專為本場館創作的「和平啟示—多維度視覺溝通,9×6×18」,是由九根六角柱體所組成的九宮格多度空間環境藝術作品,豐富如萬花筒般的149種變幻色彩,及經過精算的幾何圖案的變化組合,讓置身其中的人們,站在不同的角度看作品,就有新的影像,以及空間會隨著腳步移動而生而滅的奇妙感受。

 

藝術大師亞剛以此為場館和賽事創造一個深具意義的象徵:參與運動盛會最主要即在體驗不可預期的觀看和挑戰時間所帶來的啟示。時間永遠無法預測,超乎可見性,代表生命的活力。

「Let's Go」 創作者:膺格斯依第 Inges Idee

「Let's Go」 創作者:膺格斯依第 Inges Idee

位於場館南側半月水池旁的「Let's go」,外型渾圓俏皮可愛,是看起來像巨大運動鞋、汽車,也像球體的雕塑。其線性的紋路和由塑膠製成的橙色表面,像極了運動場的跑道和巨大的體育用球,尤其背部的曲線造型與建築結構體—馬鞍有幾分形似,這就是Inges Idee設計作品所秉持的精神。

 

他們將場館的建築風格、運動精神融入作品中,完美地連結內部與外部、動態與靜態、外形和功能的美感,讓來到場館的人們,從入口處即感受到「Let's go」大家一起來運動的精神,伴隨置身噴水池的新奇,大大提昇觀賞比賽的雀躍。

「身體文明-技術、韻律、記憶」 創作者:黎志文

「身體文明-技術、韻律、記憶」 創作者:黎志文

漫步於綠意盎然的中海路,每走幾步便有造型特殊的石雕邀請您或坐、或躺,用身體知覺來感受運動與藝術兩者的交集,相當有趣。這是台灣本土藝術家黎志文以抽象的方式將高雄的海浪、海岸等打造出任意、不規則的「高雄的碎形結構」,及以流動的波浪造型創作出「船行的沂漓水影」一系列雕塑作品,共56組以穿插、交錯的方式設置於中海路的人行道上,除供行人休憩,也創造出活潑、多元的街道景觀。

「綠動」 創作者:范姜明道

「綠動」 創作者:范姜明道

走進場館西側次入口處,很難不被多對白色巨人腳丫吸引,順著腳丫的方向前進竟不知覺地走進了場館。台灣本土藝術家范姜明道在創作此作品時,以「裸足」形體來說明人類以腳行動,是接觸地面最直接的部份,是一切運動的起點、人類立足的根本,來強調運動回歸自我的概念,也藉由與七里香的結合來象徵環保與永續的精神,配合週遭環境,讓腳丫成為引導觀眾進入會場的指標。